1. 首页 > 新闻动态 > 微信推送 微信推送

      《红色娘子军》著作权之争:合法权益必须被保护,法律权威必须被信仰
      来源:武汉鼎灵知识产权管理有限公司 作者:佚名 日期:2018-1-5 浏览:

      1月2日,《红色娘子军》剧本作者、已故编剧梁信诉中央芭蕾舞团著作侵权一案再次被推至幕前。
      2日晚,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则在其官方微博声明,该院于2017年12月27日向中央芭蕾舞团再次送达执行通知书,要求其履行生效判决。中央芭蕾舞团收到执行通知书后,仍未履行。

                                  

      声明表示,2017年12月28日,该院依法扣划被执行人中央芭蕾舞团款项138763元(含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14763元、执行费1700元、案件受理费2300元)。鉴于中央芭蕾舞团尚未履行向梁信书面道歉的义务,将继续强制执行。
      中央芭蕾舞团当日发布声明称,“由于北京西城区法院错误地强制执行渎职法官的枉法判决……使《红色娘子军》将遭遇被迫停演的命运!”
      在这则声明中,中央芭蕾舞团对案件判决和执行表达了强烈的不满。
      对此,事件另一方,《红色娘子军》剧本作者梁信亲属,女儿梁丹妮、女婿冯远征2日下午在微博声明中做出回应。梁丹妮称,中央芭蕾舞团的声明“质疑的是中国的法律”。

                         

      案件审理
      梁信创作的剧本《红色娘子军》早于1961年随电影面世。1964年,中央芭蕾舞团将其改编成同名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
      1993年,双方根据1991年出台的《著作权法》“补订”协议书,由梁信授予中央芭蕾舞团著作改编权。双方约定,中央芭蕾舞团一次性付给梁信人民币5000元作为报酬。
      2011年,梁信将中央芭蕾舞团诉至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理由是2003年“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已满10年自动失效,但双方未有效续约,中央芭蕾舞团未经许可继续表演构成对其侵权。
      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名为《梁信与中央芭蕾舞团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认为,1993年6月双方签订的协议书“不属作品许可使用合同,而是双方就表演者表演改编作品给付原作者报酬的约定。”
      该院同时认为,2003年6月以后被告持续演出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不构成未经许可使用侵犯原告著作权,但中央芭蕾舞团应依法向梁信支付相应的表演改编作品报酬,对梁信由此而产生的经济损失予以一定的赔偿。”

                                  

      据此,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在2015年5月作出判决,由中央芭蕾舞团赔偿梁信经济损失人民币12万元,并就未署名行为进行书面赔礼道歉。
      中央芭蕾舞团不服一审判决结果,选择上诉。2015年12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中央芭蕾舞团不服终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2017年10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了这一请求。
      各方声明
      多年以来,针对1993年协议书中约定的“一次性”付酬,梁信及亲属和中央芭蕾舞团一直说法各异。
      中央芭蕾舞团认为,该协议书是梁信对其表演报酬获得权的一次性永久转让的著作权转让合同。因此,中央芭蕾舞团演出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无需再向梁信支付报酬。
      梁信一方则认为,该协议属于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有效期不超过十年,故应于2003年6月期满失效。
      根据《知识产权报》此前报道,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1993年签订的协议书是对于1964年的许可行为进行确认。该许可行为对于中央芭蕾舞团2003年后的演出行为具有法律效力,该期间的演出行为应视为经过梁信许可,但应向梁信支付报酬。
      在2日发布的声明中,中央芭蕾舞团称,将继续同《红色娘子军》剧主创人员、法律专家和社会各界一道,“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以确凿的证据和明确的法规来证明此枉法判决的错误。”
      2日下午,梁信女儿梁丹妮在微博中回应,称中央芭蕾舞团的声明“质疑的是中国的法律”。
      梁信女婿、演员冯远征也在微博中回应,称中央芭蕾舞团的声明是“无视中国法律,把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
      2017年12月20日,冯远征曾发布微博称,“中央芭蕾舞团一直拒不执行法院判决。我们多次申请强制执行。”
      《红色娘子军》剧本作者梁信已于2017年1月28日去世。当年12月11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裁定变更梁信配偶殷淑敏为该执行案件的申请执行人。
      2日晚,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则在其官方微博声明,该院于2017年12月27日向中央芭蕾舞团再次送达执行通知书,要求其履行生效判决。中央芭蕾舞团收到执行通知书后,仍未履行。
      声明表示,2017年12月28日,该院依法扣划被执行人中央芭蕾舞团款项138763元(含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14763元、执行费1700元、案件受理费2300元)。鉴于中央芭蕾舞团尚未履行向梁信书面道歉的义务,将继续强制执行。

      (文章转载自——中国知识产权资讯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